Monday, 15 October 2018

移工:我們跟澳洲人擁有一樣的勞動權。欠薪案高額賠款和解。


移工:我們跟澳洲人擁有一樣的勞動權。欠薪案高額賠款和解。


從太平洋島國萬那杜來澳工作的移工,去年遭爆仲介惡意欠薪而告上法院。該案採用去年剛通過的弱勢移工保護法案,日前和解並拿回欠款。

今年五月,澳洲聯合媒體披露在維州某農場利用仲介公司聘僱季節移工,聘僱期間多達50多名工人,時薪竟只有澳幣$8元。

據稱,有數名移工在採蕃茄的過程中,因未有適當的工作安全防護措施,長期曝露在化學藥劑的工作環境裡,竟有工作時耳朵或鼻子莫名出血的狀況。
其中五名移工日前採取取法律行動,起訴總部位在布里斯本的仲介公司-  澳商亞吉。該案上周以澳幣$150,000元和解。
位在維州薛伯頓地區(Shepparton)MCG Fresh 農場,涉及違法欠薪。當時移工分別在該農場工作長達四個月不等,而和解金為原有欠薪金額的兩倍以上。
該案的法外和解,避免了冗長的法院訴訟期;而涉案的仲介公司澳商亞吉更規避了可能高達數百萬元的罰款。

Tulia Roqara,在五名移工中最先提出訴訟者。對於和解的結果,她表示很滿意。但同時更希望所有遭該農場欠薪的移工,都能拿回賠償。
在得知結果前,她的家人一度認為採取法律行動,勝訴機會極小,認為她在做夢。
她表示:『在萬那杜若遭遇欠薪問題,工人通常不會採取行動。對他們來說這是在天方夜譚。』
金錢的賠償不是重點,而是即使是移工,我們跟澳洲人一樣,擁有平等的勞動權利。
Roqara說她會利用該筆賠償金,在萬那杜開一個點心房,或者是蜜月民宿。
澳商亞吉總經理Casey Brown表示,和解只是為了承擔責任並且避免不必要法律訴訟高額費用。
Brown表示:『公司日前的討論認為對法律訴訟有信心,也希望透過訴訟來替家族生意洗刷罪名。』
但在衡量欠薪的賠償金以及法律訴訟的高額支出後,還是決定和解。
Brown聲稱,澳商亞吉否認有剝削任何移工的狀況。
他責怪五名移工,說當初他們在農場工作時,澳商亞吉曾嘗試教他們更有效率的採收技巧,但對方拒絕學習。
該農場是採用計件制薪資計算,而他們的工作效率遠低於一般有能力的採收工。
移工代表律師認為該案的和解是移工勞動平權極大的勝利,願意站出來的移工很令人佩服!
律師表示:『我們現在正在研擬新的訴訟,針對曾經在(或現任)澳商亞吉仲介公司疑似被欠薪的移工進行申訴。』
而該項新的訴訟案行動,可能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或更高額的理賠金。目前澳商亞吉代表Brown拒絕評論。
該案引起聯邦政府季節工計畫的重視,該項計畫是澳洲政府與太平洋群島國以及東帝汶重要的外交政策。
對於這些移工而言,澳洲的短期季節工作,領取合法的薪資可以振興島國內經濟。
據信,國家黨(National Party)為提升農場勞動力,正在研擬新的簽證。而該案影響太平洋島國對於澳洲現存的季節工簽證計畫的看法。

圖片來源:https://www.macleans.ca/culture/canadas-uncomfortable-reliance-on-migrant-workers/
在澳洲傳媒報導後,澳商亞吉隨即遭到聯邦政府仲裁,停止其季節工招工業務。
及至上週五新聞截稿前,聯邦政府工作及小型企業公部門表示,澳商亞吉的季節工計畫目前還是勒令停業的狀態。
由執政黨聯盟提出的【保護弱勢勞動者法修訂案】在公平工作勞動法底下,明文規定若雇主惡意欠薪,未來將會面臨鉅額的罰款。
在近年來一連串的欠薪弊案爆發後,該修正案的納入將罰款提高到原有的10倍以上。
該欠薪案件是第一起由萬那杜移工挺身站出,對抗違法雇主的訴訟案件。
除上述五名移工欠薪案拿到賠償外,另外,還有多名移工對澳商亞吉提出欠薪訴訟。
NUW工會秘書長Tim Kennedy表示,『當工人們為自己的勞動權利站出來時,不應該害怕會遭受到恐嚇或是感到受威脅。』
Kennedy認為,該項和解具有象徵性的意義,移工們站出來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利。
澳商亞吉的工人日前拿的是計件制時薪,採多少賺多少。而農業最低薪資標準規定,一般能力工作者若以計件制來起算薪資,薪水應該為時薪再加成15%以上。換句話說,非典型聘僱者時薪應該要高於$25元以上。但該案勞動者拿到的薪水連最低薪資都不到。
記者Ben Schneiders
新聞出處:https://www.theage.com.au/business/workplace/we-have-the-same-rights-exploited-migrant-workers-win-big-payouts-20181012-p5098q.html
日期:14/10/2018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Friday, 10 August 2018

學者說:國際學生賭上澳洲簽證制度,造成澳洲低技術勞動薪資低迷;國內房價賣壓


學者說:國際學生賭上澳洲簽證制度,造成澳洲低技術勞動薪資低迷;國內房價賣壓

  • ·         國際學生可以藉由不斷轉簽證的方式,賭上未來。
  • ·         澳洲人口研究中心Bob Birrell稱之為簽證圓環
  • ·         國際學生工作時數限制,造就低薪及低劣工作條件現狀



國際學生賭上澳洲簽證制度,透過不斷的申請轉換簽證來延長留澳時間。

澳洲人口研究中心(位在墨爾本的思想中心)的研究員Bob Birrell認為,國際學生利用操弄澳洲簽證系統的方式,來延長停留澳洲的時間。

據調查,國際學生簽證申請從2010-2011年的278,000,成長到2016-17年度的374,000人次。簽證持有者人數的成長,逆向造就勞動薪資低迷及國內房市的壓力。

從國際學生到學生後簽證,觀光簽證,工作簽證。這是一個沒有出口的簽證圓環。

Birrell表示:簽證制度的設計,讓這些國際學生可以不斷申請各類別簽證的方式,進入澳洲勞動市場,或是申請永居權。
多數的國際學生一周20個小時的工作限制,對於飯店業、服務業、零售業等造成負面影響。
國際學生才是造成低劣的工作條件以及低技術業低薪狀況的主因。Birrell表示。
移民政策對於兩大政黨營來說是主要的焦點。包括總理謄寶(Malcolm Turnbull)以及反對黨黨魁薛頓(Bill Shorten),近日來對移民政策都不斷的喊話表態。
周一騰寶表示,雖然申請永居移民簽證人數成長,但是通過人數近年已經大幅降低。
總理表示:『比起過去,簽證申請人數遽增,是如何發生的?那是因為澳洲政府一直以來對於簽證申請者的審核更加嚴謹及挑剔,我們要確保能夠留在澳洲的人都是我們需要的。』
反對黨黨魁薛頓指控,政府對於移民政策的操弄反倒讓短期簽證者人數爆炸。
他說:『執政黨根本性的迴避短期移工簽證的一連串勞動問題。』
在自由黨的領導下,短期移工簽證的人數持續遽增,來到現有的160萬人次。

(圖片來源: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960887/Immigrant-students-gaming-stay-Australia-revolving-door-visas.html)
前總理奧伯特Abbott認為現有的國際移工人數還是過高,在短期內一定要大幅刪減,否則對於國內的薪資、房價以及內需建設將會造成極大的壓力。

澳洲在2017-18年納入162,000人次的永久移工,相較去年的183,000,已大幅降低,淨移民人數預估是落在225,00 以及240,000人次之間。
  

記者:SAM DUNCAN
時間:2018/07/17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Sunday, 5 August 2018

農場移工對澳商亞吉提澳幣千萬元訴訟


農場移工提告澳幣千萬元訴訟案


太平洋群島國家萬那杜移工,日前對前雇主提告,欠薪以及違法對待,賠償金額高達澳幣一千萬元。
聯邦法院針對該案,所採用的法源將會是澳洲勞資爭議史上頭一遭- 去年由Turnbull政府任期所通過的【反剝削弱勢移工法】。
今年五月,週日世紀報(Sunday age)揭露超過50名以上的萬那杜島國短期移工,在維州薛伯頓(Shepparton)地區的工作狀況,甚至爆出薪資低於一小時$8元。

部分移工更針對工安問題提出質疑,表示在MCG番茄場(MCG Fresh Produce)工作期間,接觸化學農藥後出現鼻腔及耳朵出血等狀況。
這些移工是由昆士蘭的知名仲介-澳商亞吉(Agri Labour)所引進的,仲介日前堅決否認所有指控。
在度過漫長澳洲五個月的移工生活後,Tulia Roqara日前回到萬那杜,告訴記者在澳洲農場根本沒有賺到甚麼錢。



今年五月週日世紀報報導揭露後,聯邦政府隨即勒令澳商亞吉公司停止季節工計畫。公平公正委員會隨即展開調查。


 
(圖片來源:https://www.smh.com.au/business/workplace/migrant-farm-workers-launch-landmark-10m-legal-claim-20180727-p4zu2f.html)
Tulia Roqara,告訴記者,他們要爭取的是正義,並且要求仲介賠償欠薪。她表示:『我們更要求未來這些事不會再發生在其他移工身上。』
在陳述書中,Roqara表示:在四個月的工作裡,她總共被欠薪高達澳幣$11,000,除欠薪外,還有被澳商亞吉公司不法的扣薪。
在扣除房租、伙食、機票、交通以及簽證,她的時薪竟然低到$3.17元,同行的五名移工皆表示,在四個月的移工工作中,他們個人分別被欠薪高達$20,000以上。
澳商亞吉仲介雇主Casey Brown表示,他的公司將會配合檢調的調查行動,但他認為該指控是錯誤的行動。
他表示:『我們目前正在等待公平公正公署的調查結果,但我們相信結果將不會不利於澳商亞吉。』
公平公正法案的保護弱勢移工修正案,允許對違法的雇主裁決高額的罰款金額。
該修正案在一連串的欠薪醜聞後,於去年被提出。

工作關係部長Craig Laundy表示,新法案提出的理賠金額提高到過去的10倍以上。同時,政府更提高公平公正公署的預算。
他表示:『Turnbull政府不會縱容任何的不肖雇主剝削勞動者,這也是我們當初通過保護弱勢移工法案的主因。』
部長Laundy說:『若任何人對於季節工計畫有任何疑慮,可以直接與工作與小型企業部門(Department of jobs and small business) 聯繫。

NUW工會秘書長Tim Kennedy表示,該訴訟案的規模甚大,超過80項以上的違法事項指控,若移工訴訟勝利,雖然各細項的裁罰金有可能會提高,但總賠償金應該不會到澳幣千萬元。
澳商亞吉仲介老闆Casey Brown 以及 Luke Brown兩人,目前除了旗下仲介公司因訴訟而受到司法調查外,兩人各有高達澳幣一百萬元賠償的個人訴訟案在身。
Casey Brown說:『聯邦法院的行動,是工會針對仲介公司意識形態的攻擊。』
他表示:『從媒體得知消息時,我們並不感到訝異,之前澳商亞吉也有收過法院傳票。』
五名移工的律師Charles Power (Holding Redlich partner律師事務所)表示:『這只是第一步的行動,提出修正案來打這個官司。』
目前NUW工會正積極處理移工的勞動剝削問題,一連串的反剝削行動為的是要提高移工的勞動權利,過去農場的勞動剝削問題,一直都沒有在地工會願意組織。
NUW工會秘書長Tim Kennedy表示:『全國最低薪資標準應該是澳洲農業薪資給付的基本標準,不應該要有任何的例外狀況。』
『過去三年內,我們已經揭露太多黑心雇主欠薪或是違反勞動法規的案子,這樣的狀況應該停止了!我們也一直在支持這些勞動者,勞工們早就對於欠薪、偷薪水的雇主們感到非常心寒。』
澳商亞吉底下的勞動者,許多都是計件工,這樣的給付薪資方式是依照個人採收多寡來給付。
在農場最低薪資計算規範底下有說明,一般有能力的計件制勞動者薪資,應該要比全國最低時薪還要多15%
也就是說,若是非典型勞動工的話,時薪應該是要達$25元以上。但,目前所知的狀況,多數的計件制勞動者薪資都遠低於這個標準。
工作及小型企業部門確認,在上周為止澳商亞吉依然被裁決停止運作季節工計畫,確切裁決停止時間要看調查結果。
Casey Brown 認為:『有關單位的裁決行動,只是政府部門針對收到指控的雇主,所做的『例行性』的暫時判決。只是官僚體制下的操作手法,我們相信在公平公正公署調查後,即會解決。』
聯邦政府底下的季節工計畫,對澳洲來說是聯繫友邦太平洋國家以及東帝汶友好關係的重要外交政策。
農主得以透過仲介取得勞動力,移工所賺的錢遠超過本國的薪水,而對於這些太平洋島國來說,輸送移工到澳洲也可以換得國內經濟的成長。


記者:Ben Schneiders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Friday, 1 June 2018

最低薪資調幅3.5% 全職最低時薪到$18.93


最低薪資調幅3.5% 全職最低時薪到$18.93


公平公正委員會基於促進勞動市場以及國民健康為由,決定當年度調薪幅度,到全職最低周薪$719.20

由於強勢經濟預測,帶動全國最低薪資標準調幅3.5%,全職最低時薪來到$18.93
但是,此次公平公正委員會決議的調薪幅度,卻遠低於工會喊出的7.2%

公平公正委員會決定,2018年最低週薪來到$719.20,最低時薪$18.93

這項決議代表會有超過兩百萬的勞動者,平均周薪加成$24.30元

委員會指出,從聯邦政府與國際貨幣組織儲備銀行對國際經濟預測,預言澳洲未來經濟走向依然為正成長。

委員會主席Iain Ross表示,『當前經濟前景為低薪的勞動者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們可以提高其生活水平。』















(圖片來源:臉書)

『當前國家經濟指標,印證了勞動市場以及國家經濟的不平均現象。』

『而這樣的狀況,預示著此時的調薪決策是適當的,可以讓領取最低薪資的勞動者透過調薪而直接受惠。』

3.5%的調動遠高於1.9%,意味著讓澳洲領取最低薪資的勞動者薪資成長了1.6%
澳洲總工會要求去年的雙倍,一周$22元的調動,7.2%加薪。

澳洲總工會秘書長,Sally McManus,認為委員會的決定是朝正確的方向走,她表示,這是委員會歷史以來最高的調薪幅度。但是,她警告這樣的調薪依然不足以維持領取最低薪資的勞動者一週家庭支出。

『這是朝可以維持生計的薪資前進一大步,但依然還是不夠,我們的目標是,所有在週的受薪階級遠離貧窮。』


場外與McManus依同在場的勞工群眾,明顯的不覺得該項決策足以振奮民心。一名清潔女工表示,她在墨爾本的商場做清潔,對她而言,此項調幅對於買房或生子的夢想來說,還是皮毛。

『因為最低薪資以及3.5%的調薪,根本不敢妄想要買房子,所有的收入只足夠付我的生活基本開銷,或是房租。』



(圖片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8/jun/01/minimum-wage-increased-by-35-to-1893-an-hour)


委員會表示,如果參照工會的要求來調薪的話,將會危及到低技術勞動者的就業市場。

這將會對已經是邊緣的勞動市場造成不利的影響,勞動者將會面臨被迫降低工時的風險。

澳洲產業聯盟要求1.8%,亦或是 $12.50最低週薪的調動。

委員會同時決定所有的產業最低薪資標準,依此決議調幅3.5 %

此項決策將於七月一日起實施。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